家里蹲患者

套路就是套路

#校园文(不要问我为什么还是它)

#真糖,不刀了不刀了

#一如既往的文渣

OK的话就。。。。go?



  地点:凹凸大学宿舍

  时间:凹凸6666年6月6日(懒得想。。。)


  “恶党,在下的手机呢?”安迷修在宿舍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他的那部诺基亚,那是安迷修唯一的手机,问他为什么不换呢?三个词,没钱,穷,买不起(我的真实写照,脸黑)。

雷狮喝着啤酒漫不经心得答道:“啧啧啧,傻逼骑士,那个老年机你还宝贵成什么样啊,说实在的,你那个破手机被老子摔坏了,喏,给你的。”雷狮将一部iPhone10丢到了安迷修怀里,便走了(霸气???)

  安迷修一脸懵逼,但他一点也不高兴(如果雷狮送他一个小马他估计会开心),因为屏幕一打开就是雷狮的那张大脸。(不不不,是帅脸)就连手机屏保也是雷狮,安迷修怎么会高兴起来?不存在的好吗。




  今天下午安迷修有一节课,而这个常用诺基亚手机的人不会换屏保,只能带着雷狮的大脸(帅脸)去上课了。然鹅,尴尬的事情发生了,虽然调了静音,但是有消息的时候手机会自动亮屏的啊,于是乎安迷修的同桌看见了很是惊讶,而且这个消息是雷狮发过来的,十来条。。。。。恶党他是故意的吧.(真想了安哥)

  下课了,同学甲(就是安迷修的同桌)十分好奇:“安哥,你的诺基亚呢?”听到这个安迷修就来气:“还不是因为恶党把在下的手机掉水里弄坏了啊,这个是他给我的。”“那。。。。。为什么屏保是雷总的脸啊?”同学甲十分好奇,安哥的智商呢,诺基亚被摔坏,那怕是一辆车从上面开过吧。。。难道是花式秀恩爱?(没错了,但是是单方面的。。。)安迷修也很难过,沮丧:“恶党给在下的时候它就是这样子了,可我也不会换啊,你能教我吗?”同学甲义不容辞地答应了,不过同学甲真的感叹,安哥果然没有情商。。。。(后门这个同学甲被雷狮请去喝茶,哦不,啤酒去了。)




晚上,大家晚安的时候

   “怎么样,新手机好用吗傻逼骑士?喂,傻逼骑士?”雷狮半响没有听见安迷修的回答,急忙下了床,看见安迷修正通红着脸躺在床上“傻逼骑士?傻逼骑士,回答啊!”(这真的是糖,不信往后看)安迷修依旧没有回答,雷狮感觉到很不对,马上拿手去试探“嘶,好烫,发烧了?得去找医生,真是麻烦啊。”嘴上说着麻烦但雷狮还是公主抱着安迷修去找校医。

  雷狮来到了医务室,校医却并不在,但是药品还在:“虽然不知道要用什么药,但是退烧的应该OK吧。”雷狮翻找了一会,找到了***(不知道药名,自己脑补脑补吧),立刻给安迷修喂了,但安迷修没有意识,张不开嘴,于是乎雷狮将药含了一口在嘴里,转身向安迷修吻去(虽然是个老梗,但超好用)。

  雷狮忙了一晚上,安迷修才退烧,太阳也开始从地平线上升,雷狮看这晨色洒在安迷修的脸庞上,自言自语到:“傻逼骑士,你看你把我折腾成什么样子,你可要好好报答我吧,还有那部手机啊,可是你又穷,成绩也没我好,脾气也是那样子,你还有什么,要不我就免为其难收了你的身吧,除了我,还有谁能忍得了你?”说着说着,雷狮在安迷修床边睡着了。。。。

   “恶党?恶党?醒醒了,中午了,在下还有课上啊。”安迷修一醒来便看到雷狮沉浸在睡眠中的脸庞,没有平时的嚣张跋扈,一时竟让安迷修看呆了,不得不承认,雷狮确实长得好看,但是安迷修转念一想,哎呀,现在好像是中午了,在下等下还有课要上。

  雷狮听见安迷修的声音悠悠的醒来,一听见上课脸就黑了,难道上课比他重要???(是真的,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)“安迷修,老子我昨天辛辛苦苦的照顾你一晚上没睡觉,你就把我吵起来了?”安迷修愣了愣,好像在下影响到了恶党的睡眠质量。而且恶党之前还照顾了自己。

  雷狮看见安迷修的表情逐渐变化,心里十分明了,时机到了:“安迷修,是不是觉得十分愧疚?”“嗯。”“想不想补偿我呢?”“嗯。”“那,,,,就做我男朋友吧。”“嗯,,,不对不对,等等,口误口误,在下才不要成为你的男朋友呢,在下还要找一个小姐姐呢!!”“堂堂骑士道的安迷修就是这样不讲信用的吗?知道了你的那群小姐姐恐怕是要对你失望啊。安迷修,你说过你要补偿我的,可你有的我都不缺,所以以身相许才是你唯一的道路呢。”

好像,是的诶,于是安迷修被套路了,于是雷狮捕获了一只可爱的安迷修。

所以说,自古套路得人心啊。

路人记

#同样的渣文笔

#我说是糖你信吗?

#半校文

#私设人物超多

ok的话。。。。。。就走吧





  我是凹凸大学的一名学生,同时我和我们学校有名的死对———雷狮和安迷修是同一个宿舍(想死的心都有了)。不知道为什么,每次学院里的妹子看我的眼神不是羡慕就是同情,可能是雷狮和安迷修总爱大架吧,但是那个羡慕是什么鬼!!!!

  后来我可能知道了,原来我眼中的打架就是他俩的打情骂俏,这就是传说中的明撕暗秀吗?(大佬大佬,惹不起惹不起)。羡慕的可能是雷安党的吧,那个同情大部分的可能是同情我当了十万,啊不,是十亿伏电灯泡吧。(但我坚信一定还有人同情我是因为他们总是打架)。

  每次我回到宿舍就是听见安迷修的一声“恶党!”然后就是雷狮的“傻逼骑士,叫你爷爷我干嘛?”什么?你问我怎么了?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肯定是雷狮动了安迷修的小马宝莉。

  然鹅这次有点不一样我一回到宿舍冷冷清清的,一个人也没有。究竟是谁能让安迷修放弃小马宝莉,难道是小姐姐??哦,雷总绿了。突然,隔壁宿舍的以一位好心人说:“在你不在的那段时间,雷狮像安迷修表白了,那场面啊,啧啧啧,霸气的儿,玫瑰满天飞啊。然后雷总就带安迷修出去了”

   哦,忘了说了安迷修除了小马宝莉最喜欢的就是玫瑰的,还是红玫瑰,不过这对狗男男啊....(已无力吐槽)

  安迷修和雷狮在一起可是很多人都希望的,但是依旧很多人震惊了,因为安迷修信仰的是骑士道啊,而雷狮一心想当一个海盗(摔)。不过大家依旧很开心啦,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。无奈。

  But,从那天起,我就过上被奴役的生活。。。。。

  我的床铺就在安哥下面,自那天起,每次睡觉的时候雷总都会跑到我的床铺,然后让我哪凉快哪待着去。我能怎么办,我也很绝望啊!!!这就算了,每次晚上我都睡不着啊啊啊啊!!!!因为雷狮总是把安迷修扯下来跟他一起睡,然后我总能听见安迷修说:“恶党,你手安分点,还有人!”虽然声音很小,但是这是晚上十二点了啊(不要问我为什么那么晚还不睡)。早上起来我还要看见他们两个相拥而眠,要是我起床声音大了,雷总还会用那种要杀人的眼神看着我。(孤独,无助,但壮实)

  后来,我们毕业了,我和安迷修和雷狮依旧有联系,第一次同学聚会,除了班上有几个男生找到了女朋友让我羡慕的儿,还有几位女同学也脱单了之外就是雷总和安迷修依旧在一起,而且依旧如以前那样有着大把的狗粮就没什么了。

  第二次同学聚会,他们依旧很好。

 第三次同学聚会,我也脱单了,高兴,他们过得依旧很好(我女朋友真美).

第四次同学聚会雷狮来了,安迷修却没来,雷狮说他病了,我们都有很担心,毕竟安迷修对我们包括任何需要帮助的人都很好。

  第五次,我们的同学聚会实在安迷修的祭奠上,雷狮没有哭,只是沉默不语。我们都知道雷狮的悲伤,但他可不是那种轻易掉眼泪的那种人。但是某些人说雷狮不爱安迷修了,所以他才不会哭,只是去装装样子罢了。但是我们认识的雷士可不是这种作作的认,而且他也不屑于做。

  后来,我碰到了雷狮,他和他的新女友过得很好,卿卿我我的,但是我怎么都觉得那个女人有点像安迷修,错觉?

  不知道是第几次同学聚会,雷狮又带了个陌生女人来到这里,在这期间,雷狮也带过男友。只不过总是会想起谁,很熟悉的一个人,但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,但是就是为那个忘记的人打抱不平。(不过这妹子的眼睛真好看,湖绿色的)







  后来的后来,雷狮把我带到了一个地方——是一块墓碑前,墓前摆着一束红色玫瑰花,墓碑上是一个我熟悉的大男孩——安迷修,他的生命定格在这温暖阳光的笑容上。









最后,我来到了雷狮的婚礼上,女方很漂亮很美,但没有他好,他们有着一样的眸色,一样的笑容,果然雷狮是心变了,我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。

  我来到了安迷修的墓前,前面依旧是一束红玫瑰,仿佛这里的时间从那天起就没变过,是雷狮吗?但是他可是和别人结婚了啊。

  天下雨了,我赶忙找到一个避雨处,然后我看到了雷狮——他依旧没有哭,但他却在安迷修墓前跪下了,雄狮开始变得脆弱不堪。

我听到他说:“安迷修,我答应你了,好好地活着,和我所爱的人步入婚姻的殿堂,可是你不在,,,,我去找谁啊?我也不想打扰你的休息时间,我找到了她,她会易容,她变得和你一模一样了,我才能欺骗自己你有回来了,傻子骑士,到底是为什么,明明那时候一个那么善良,善良到过分的人啊,为什么上帝要让你生病,为什么要在你最美好的年华带走你的生命啊?而我这恶党却活着。”






安迷修给雷狮的信:

  恶党,医生说我命不久矣,我也知道我得的是癌症,你骗我也没有用了。其实吧我也很不舍了,可不是因为你呢,我在可惜我的小马宝莉了,不过即使天堂有马,我也很是舍不得你呢,不仅仅因为你是恶党,还因为你是我的挚爱。

  若我走的那天到来,你可千万不要哭啊,我眼中的恶党可不会轻易哭泣的呢。我走的那天你可以怀念怀念我,但是过了那天,请你不要再想我了,因为我怕你走不出来,虽然你可能会嘲笑我的自大,但是请你一定,务必忘了我,只有这样,你才能找到新的爱人,虽然我也不是很舍得让你放开我呢,可是事实就是这样,我们都没有办法。

  那么在下还有几句话要更你说。

      第一,请你务必找到能和你相伴一身的人。

      第二,请你不要再为我哭泣。

      第三,愿你做个好人。

      第四,若有来世,我依旧会选择放弃骑士道,选择和你在一起,无论你我是怎样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 永远爱你的安迷修

困扰

#人物巨ooc
#有私设人物
#文渣
#应该是糖
#abo设定
#校园文(高二)
#雷狮学渣(伪),安迷修学霸
#雷狮A(啤酒味)×安迷修O(薄荷味)

  “能跟我说说,你正在思念的那个人吗?”女巫说到。

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:“他,是一个性格十分恶劣的人,总爱欺负在下,看不起所有人,但是他有着一双漂亮的如同星辰大海的眼睛,即使人很坏,但是总是有小姐姐喜欢他,在下也很困扰为什么总是会想到他,总是想起他那狂傲不拘的行事作风,想起唇边勾起的冷笑,想起他在阳光下显得熠熠发光的眼眸,是在下病了吗?”

  啊,又是一个没有情商,一直被其他东西所束缚着的人啊。
 
  女巫微微叹了口气:“唉,这样吧,你改天叫那人来一趟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“喂,傻逼骑士,今天怎么了,感觉没精打采的啊,是不是又尬撩妹子了啊。呵,真蠢。”一个戴着星星头巾,身穿(儿童)卫衣的男人说到。

  “恶党!在下才没有尬撩小姐姐呢!我只是帮助帮助她们,知道吗?”安迷修愤恨(?)的说到

  “呦呦呦,我们的骑士先生生气了呢,要不要小姐姐来安慰一下啊。哈哈哈——”雷狮嘲笑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 “算了吧算了吧,不气不气。”(自言自语),“恶党,在下要带你去个地方,走不走一句话。”

难道这傻逼骑士要开窍了?雷狮有点高兴(可别吧,明明是要上天了)。“既然你如此诚心诚意的邀请我了,那我就去吧。”(火。。。火箭队?)雷狮挑了挑眉,在想着安迷修表白时的脸红模样。

  雷狮随着安迷修,来到了一个略显偏僻的地方。

  我的天,这么偏僻吗?难道这个没马骑士这么开放的吗?woc

  然鹅这注定是不可能的。安迷修将雷狮带到了女巫小店(取名废。。。)说:“女巫小姐要我把你带过来,她有事找你。”

  雷狮听到这句话,心凉了半截,脸色瞬间黑了下来,(咦,刚刚不是晴天吗,现在怎么有种打雷的趋势了?)

  进了店,女巫先让安迷修出去了,然后询问雷狮:“你喜欢他是不是?”
  “他,你是指那个傻逼骑士吗?”
  “是。”
  “是,我是喜欢他,怎么了?”
  “你想把他弄到手吗?”
  雷狮瞬间被吸引(咦?刚刚不是感觉要打雷了吗,怎么现在没了?)
  “哦,你有什么办法?”
  “你难道不知道安迷修是个omega吗?”
  “什么,他竟然是个O,神奇,我一直以为他不是个A就是个B,万万没想到他竟然是个O!”雷狮瞬间被雷劈中,整个人都被吓到了。(并没有)
  “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。”
  “懂了,本大爷还不像某人那么蠢。”
  “安迷修可是我的好朋友,我肯定要帮助他,我再告诉你一个小秘密……”(卖朋友get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喂,傻逼骑士,本大爷要找你补课。”

  “诶,恶党,你没发烧吧。”说着还伸手摸了摸雷狮的头。

  “你什么意思啊,傻逼骑士,要不那个老东西逼本大爷学习,本大爷才不会来找你的。”(雷狮爸爸:表示不背锅不背锅)

  “哦,是这样啊,那你周末来我家,我教你就是了。”

  “不行,放学就去,不然补不完。”雷狮想起女巫说要先培养感情,马上机智的改了补课时间。
 
  “emmm,那好吧,不过5月13日你不能来,我有事。”
 
  “嗯,好。”
 
  于是他俩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。(并不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一年后

  五月十号,那天要到了啊,傻逼骑士啊。雷狮有点小开心(不,是大开心)
 
  “喂,傻逼骑士,放学了,我去你家补课去。”

  “以往的今天你都回家了啊,怎么今天要来在下家里补课,而且在下最近有事。”
 
  “傻逼骑士,当初可是你答应我要帮我补课的,你现在要食言了是吗?信不信我告诉那群杂碎你是个不守信的人?”

  “不要啊,那。。。。。你来吧,我给你补课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安迷修在家中讲完了一个单元的练习,对雷狮说:“好了,今天的内容就这么多了,你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 “哦,傻逼骑士这么快就赶我走,是不是要干什么坏坏事啊,我可好好好了解了解啊~”雷狮边说,边悄咪咪的释放信息素。

  安迷修突然闻到了一股啤酒的味道,不好,发情期要提前到了。没过多久,安迷修的身上就散发出了薄荷的香味,眼中平静的湖面也慢慢泛起一圈圈涟漪,面色潮红,从嘴里有那么几个调皮的喘息声跑了出来,但还好,理智还在。
 
  “傻逼骑士,你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,你喜欢我呢~”

  “在,,,在下,,啊,,,怎么可能,,呃,,,会,,,,会喜欢你这个恶党,,哈~”又有一些喘息声出来了。

  “可别不承认啊,你和女巫的谈话我可是知道的啊!”

  真的吗,原来,在下是喜欢着恶党啊,可我的骑士道不允许在下和这样的人为伍,难道女巫小姐之前所说的束缚是指这个?
 
  模糊中,迷惘安迷修仿佛又重新找到了道路

  在安迷修挣扎时,发情期时的欲望慢慢吞噬了他,在他想清楚之后,欲望也将他吞没。

  “傻逼骑士,想要吗?”雷狮眼眶发红,低声闻到。

  “求你……给我。”
 









刹车。。。。。。。耶!(皮一下我很开心)

想看番外吗?
那要看我会不会懒了

今天无意中得到的,然后上课脑洞大开,然后就如此了(沙雕创造(~ ̄▽ ̄)→))* ̄▽ ̄*)o)

生日快乐


“喂,恶党,起床了,再不起床你今天的生日礼物就没了。”

“噗,傻逼骑士,今天可你的生日,妇女之友。”

“诶,是吗?今天是我的生日?”安迷修一脸不可置信。雷狮看着安迷修呆呆的却可爱的样子,无奈叹息“当初我怎么就看上了你这个傻逼骑士啊,诶。”

“你不满意也没有用,你是不是嫌弃我了。”安迷修说着说着眼眶开始泛红。雷狮大惊失(狮)色“怎么会呢,你可是我看上的人啊,今天是你的生日,你想要什么礼呢。”

“emmm,给我一只紫悦好不好啊。”安迷修想了想,提出来一个看似不过分实际很过分的要求。

雷狮想到了某点,瞬间脸黑了,想上次傻逼骑士喝醉了,嘴里一直念叨的可不是他雷狮是紫悦,雷狮怎么可能会给安迷修一直紫悦来祸害他自己的后半生幸(性)福呢。
自然是不可能。

最后雷狮给了安迷修什么生日礼物呢,是一对戒指,准确的说是婚戒,只是很可惜,安迷修他再也不能戴着这个婚戒,站在雷狮面前叫他一声“恶党”了。

雷狮又去了那里,安迷修睡着的地方,留下了一只安迷修梦寐以求的紫悦和一束令人不可置信的黄玫瑰。

“生日快乐,傻逼骑士,你的愿望我给你实现了,愿你在天堂能如愿的做你的骑士。”

恶党,我听到了,我也愿你能过的幸福,忘记我吧,去找新的属于你的幸福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来自天堂的安迷修